郑玉琴心理咨询网

我与“心理学”的故事

心理咨询师郑玉琴倾情讲述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成长足迹

一、歪打正着我当上了心理咨询师

我出生在湖北省一个山高石头多、出门就爬坡的穷山沟。我的父母都是农民,看见父辈那么艰辛的劳作,我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走出大山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作为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孩,要走出大山,谈何容易?除了好好读书,没有别的途径。两次高考落选的我,依然怀揣梦想,勇往直前,20岁那年,我终于考上了师范院校,实现了人生的第一个目标。


当一个好老师,成为我人生的第二个目标,我从小学一年级教到高中三年级,我教过小学语文、数学、体育、音乐、美术,中学语文、历史、地理、政治……不是我自己多有能耐,而是小山沟师资力量薄弱,每个老师都是万金油。40岁那年,我被评为湖北省首届骨干教师,湖北省教育科学研究100佳个人,也就是那一年,我得了抑郁症。我的世界一下子昏天黑地。为了走出困境,我上网寻找心理医生,自学心理学,通过远程心理咨询,终于走出抑郁,迎来光明。我人生第一次领悟心理咨询的神奇力量。


有一天,一个女孩悄悄走进我的办公室问我:“郑老师,您知道哪里有心理医生吗?”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说:“我们这个小地方,还没有心理医生,你有什么事情,可以和我说说吗?”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走了。那一刻我想了很多,作为教师、家长,我们常常只是在关注我们的学生飞得高不高,很少去了解我们的孩子飞得累不累。那些中途辍学的孩子、那些犯罪入狱的孩子、那些自杀身亡的孩子,如果他们在孤独无助的时候,能够得到一份心灵的关怀;如果他们在需要帮助的时候,能够很容易找到一个人倾诉、指导与支持,他们或许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人生。遗憾的是,当时在我们身边,学生的心理问题无人问津。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:半路出家,当一名心理老师,做一缕阳光温暖学生的心灵!

20年过去了,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师转换成一个心理咨询师,点点滴滴依然历历在目:从自我充电到拜师学艺,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长;从远程心灵沟通到面对面心理辅导,我收获了送人玫瑰、手有余香的幸福;从服务对象由学生、教师、家长发展到部队官兵、监狱罪犯、各类社会人士,我感到了心理服务迫在眉睫;从我参与的“蓝丝带行动”灾区心理援助到担任多家媒体“心理健康”栏目的专栏作者和特约嘉宾,我感到了一份沉甸甸的社会责任。


2010年8月,我的第一本20多万字的心理咨询手记《洒向心灵的阳光》(青少年心理成长读本)公费出版发行。新书出版的那一天,我接到了一个外地男孩的求助电话,42分钟的交流之后,他对我说:“郑老师,如果您今天不接我的电话,现在我也许成了一具尸体,不过您放心,我现在已经从5楼下来了,正走在回家的路上,谢谢您!”对这样的表述我不是后怕,而是欣慰,因为,我终于可以把一个身处死亡边缘的人带回家了。

二、自我修炼,我的人生从此柳暗花明


有人问我:郑老师,你现在当心理老师,跟之前教别的科目有什么不同?我的回答是:最大的不同就是现在我看得惯所有人,想得通所有事。这句话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我深深感到:自我修炼,是心理咨询师人生最重要的必修课!


心理咨询师首先作为一个自然人,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。在现实生活中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。压力、情绪管理对于心理咨询师自身是非常重要的。


2012年2月,我参加了市慈善总会、关工委、共青团、妇联组织的心理讲座进矿区公益活动。讲座前10分钟,一个电话打进来,一个女孩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上网,我已经在网上等了你3天!”我告诉她:“我马上要给几百人讲课,现在没有时间接听你的电话”,她不依不饶地要继续她的谈话,我不得不挂断了。电话又一次响起,我不敢关机,我怕她出现意外,还想用最短的时间去稳定她的情绪,没想到电话一接通,她就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去死?”我们素不相识,她却这样骂我,我觉得委屈。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。我知道千万不能刺激她,我做了几个深呼吸,平静地说:“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还有很多人就像你一样,需要我的帮助,不是吗?我怎么能去死呢?”听了我的话,她慢慢平静下来,我答应她,等讲课结束以后再跟她交流,她乖乖地挂了电话。

后来我跟别人说了这件事情,有人说:“换了我,我也一定会骂她的,她凭什么这样?”还有人说:“我原来以为当心理医生很好,现在看来,不是那么回事!”有亲人劝我:“这个职业太累,你别干了!”可是我自己觉得当时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是正确的,我也从来没有为10多年前的选择而后悔。正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,我的生命才更加有意义!

作为心理咨询师,在处理负性生活事件的时候就是考验你心理能量的时候。我在父母,二姐去世的痛苦日子里,学会减压、学会了情绪管理;我在评先晋级有失公正的委屈中,学会了辩证思维;我在遭遇误会、打击的事件中,我拥有了海纳百川的胸怀。在我的字典里,没了仇恨和悲伤,少了抱怨和纠结。


五十岁的生日,我写下了这样的感言:
五十岁,我不再牢骚满腹,只愿意静静地望天空云卷云舒,看庭前花开花落;五十岁,我不再盛气凌人,我深知:没你地球照样转,得饶人处且饶人;
未来五十年,我要做一缕阳光,温暖而不张扬,去照耀我的爱人、我的孩子、我的同胞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;
未来五十年,我要做一轮圆月,平和而不暗淡,去呵护自己的身体和心灵,健康快乐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!


现在我每天睡觉前,都会回忆自己一天的生活,把所有的烦恼都过滤掉,将点点滴滴的幸福记入我的“幸福账本”,我还常常把这些幸福账本给我的来访者看。让他们知道一个抑郁症患者也可以走出沼泽,走向阳光。


我感谢那场抑郁症,我感谢那个促使我当心理老师的女孩,我感谢伟大而神奇的心理学!


三、播洒的是阳光,收获的是幸福


要播洒阳光到别人心里,自己心里得先有阳光。作为心理咨询师,这些年来,心怀大爱做好事成为我事业的主旋律。


汶川地震以后,我后来参加了由《北京科技报》等16家媒体组织的“蓝丝带行动”,我的电话成为灾区100部心理热线电话之一。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我的电话24小时开通,为灾区提供心理援助。有时候对方打电话来,我挂断,再打过去,省去对方的电话费。我一次,我答应一个女孩晚上打电话给她,当她晚上10点多接到我的电话时泣不成声。她说“班上同学都跟我打赌,说您跟我素不相识,一定不会打电话给我,没想到我竟然赢了!”


在心理咨询的过程,我接待最多的是青少年,我从中得出一个结论:问题孩子往往来自问题家庭,要解决孩子的问题,必须先解决家长的问题。于是我开始研究家庭教育,把自己所学无私地奉献给社会。我们的“智慧家长课堂”走进学校、走进社区、走进企业……,从湖北、江西到北京、上海,我们的课堂从最初的10几个家长到最多3500多家长,从现场讲座到网上课堂,200多场讲座,10多万家长参与。讲课现场,很多家长在反思、不少家长还流泪。我们的家长课堂所到之处,都受到家长的热烈欢迎。


有一次我到一所中学去讲课,结束以后,被家长围得水泄不通,一个家长跟我说,您讲得太好了,我记了9页笔记,还是不够全面,您可以把讲义让我复印一份吗?那一刻,我真的很感动,我知道,不是我的课讲得有多好,而是我们的家长有多么需要。


在我的家乡湖北宜昌,我们的公益活动,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,也引起了政府、媒体的高度关注。由宜昌市共青团、妇联、文明办、三峡传媒集团联合发起的“送心理服务进学校、社区、企业、军营、监狱…的大型公益讲座”场场爆满。


2009年,我的心理服务博客点击超过100万人次,引起了多家媒体的关注,中国教育学会《教育》杂志记者进行了3个多小时的电话采访,并以“做洒向学生心灵的阳光”为题进行大篇幅的新闻报道。从此,我们的心理服务团队进入公众视线。


2011年,我参加了湖北省教研室关于“高效课堂”会议,我毛遂自荐要求做五分钟的“公益广告”,呼吁与会代表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、关注家庭教育,在只能讲“3分钟”的压力下,我情不自禁的五分钟发言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。之后,我们的家长课堂、我们的“考前心理辅导课堂”走出宜昌,走出湖北、走向全国多个省市。
10多年的坚守、10多年的付出,我由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师转换成心理咨询师,播洒的是阳光,收获的是幸福。


一天,一个漂亮的女孩到心理咨询室来找我,坐了很久也不说话,我问女孩为什么不开心,希望得到什么帮助。女孩对我说:“我就想让您陪陪我,可以吗?”我微笑地答应了她,就这样默默地陪她坐着。过了一会儿,她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:“老师,您可以拥抱我一下吗?”我毫不犹豫地站起来张开双臂走向她,她一下子扑向我大哭起来。我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像妈妈一样紧紧地搂抱着她,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。短短的几分钟过去了,她抬起头对我说:“老师,我该上课去了,谢谢您的拥抱!”我远远地、静静地看见她走进了教室。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特意去看这个孩子,她正微笑着和同学们一起走向食堂。原来她是一个留守孩子,今天她过生日,希望妈妈拥抱她一下,可是爸爸妈妈都在外地打工,她觉得很难过,就找到了心理老师。孩子的心灵是脆弱的,有时候他们的需要很简单,只是他们是不是可以得到,我们愿不愿意给予!


我们的心理健康课题从全省400多个教育科研课题中脱颖而出,成为4个精品课题成果之一。6年的持之以恒、6年的永不放弃,换来了全省十年课题成果展示的10分钟,我深刻体会到“有心人天不负!”每一个电话、每一条短信、每一次来访、每一场讲座、每一堂心理课都是我们成功的见证。我们心理健康课题组探索的“健康讲座、课堂教学、团队辅导、个别咨询”学校心理健康课题成果获得了“政府科技成果”二等奖,实现了宜都二中这所百年老校“政府成果奖”零的突破!我们心理服务团队被市妇联、宜都市总工会等授予“巾帼志愿服务团队”。


有一天,我收到了一个朋友的锦旗。这是我从事心理服务10多年来,第一次收到来访者的锦旗。一个来访者会用这种极其开放的方式和心态来感谢我!这说明来访者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,强大到不介意别人知道她做过心理咨询。我问她:我可以把锦旗的照片放到网上去吗?她说,你挂到天安门去我都同意,是您重新让我对生活充满信心。来访者的锦旗给了我极大的鼓舞!


2014年,我走进中国人民大学幼儿园、中国农业大学幼儿园、中国兵器幼儿园、常青幼儿园、惠新里幼儿园、泛海幼儿园、花家地幼儿园、定福幼儿园等19家幼儿园,担任家庭教育讲座和教师培训讲座30多场次。受到家长的喜爱与赞赏!


2014,我的工作室从“燕郊心理氧吧”更名为“郑玉琴心灵家园”。这是丰富多彩的一年。我应邀作为心理健康教育讲师,在北京市海淀区和朝阳区进行家庭教育讲座和教师培训讲座30多场次。个人工作室接待来访者94位。我在经营自己工作室的同时,应邀成为燕达国际健康城“金色年华养护中心”兼职的心理咨询师。在这里开设“心理课堂”46次,接待来访者129人次。我的服务对象从3岁小孩延伸到103岁的老寿星,收获了前所未有的价值感与幸福感!

2015年是小有成就的一年。我的心理服务事业上了一个新的台阶:这一年接待来访者467人次,线下心理讲座和家庭教育讲座30多场次,还在280多个微信群进行心理讲座和家庭教育讲座50多场次,累计听众10几万人次。音频课程达到120多个主题,初步形成了“青少年心灵成长”、“家庭教育”、“性科学”三个系列。这些网络课程受到广大青少年极其家长的喜爱和赞赏!从2015年11月开始,我离开合作机构,成为自己的老板,这种感觉很舒服,很轻松,很适合我!

2016年是我单枪匹马做工作室的第一年。所有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短短一年,接待来访者835人次,各种形式的心理讲座100多场次。这是极其充实而快乐的一年。

2017年为了普及心理学常识,我创建了“京东心理在线” 直播间,开设网络心理课堂。爱情婚姻学堂、智慧育儿学堂、魅力女性学堂、青少年心灵成长学堂、人际交往学堂等十几个系列,二百多个专题。课程内容不管是语音版,还是文字版95%都是我的原创。我的目的是让与我相遇的朋友们每天学点心理学,幸福生活一辈子!

这一年我接待心理咨询的来访者780多人次,其中门诊咨询468人次,网络远程咨询319人次。每当我看见一个个迷失在青春期的孩子走出心理阴影,我就感到特别欣慰;每当我帮助一对对夫妻走出婚姻危机,我就倍感幸福;每当我看见来访者从抑郁、焦虑、强迫的困境中解脱出来,我就更加热爱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!

2018年是收获不小。我接待一对一咨询者731人次,在网络空间及直播间为16万多人提供免费的心理服务课程。这一年我进一步优化了服务模式,远程咨询人数达到整个咨询人数的二分之一,收费预约的服务,大大减轻了工作压力,确保了咨询的有序进行。这一年心理讲座从北京地铁、北京公交、北京市总工会、北京市老龄委扩展到北京市顺义自来水公司、环保局,延伸到黑龙江省的哈尔滨,无论是情绪管理、压力管理课程,还是高考、中考心理辅导讲座,都受到听众的一致好评!

2018年回故乡过年归来,有个来访者跟我说:“郑老师,您回家过年,我心里空空的,感觉您一下子离我好远好远,现在您回来了,我心里感觉好踏实”!那一刻,我心头一热,我感觉这里不仅有孩子们需要我,还有很多人需要我。被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,我也会尽我所能把这种幸福延续下去。

转眼我来北京6年了,这是多姿多彩的6年,是自我成长的6年,也是生命价值倍增的6年。我要感谢这6年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的爱人、孩子!感谢6年来给予我帮助、关心、支持的所有亲朋好友!感谢所有来访者的信任与托付!


2019年,我依然在心理服务的路上,风雨兼程,继续前行!在孩子们的技术支持下,2019年7月,我开通了“郑玉琴心理咨询网”,我的目标是用我20年所学,来打造一个具有平民情感的心灵家园,让老百姓也能通过网络学习如何做自己的心理医生! 我心理服务的口号是:靠近我,温暖你!

专家断言,从现在到21世纪中叶,没有任何一种灾难会像心理危机一样,带给人们持久而深刻的痛苦!面对痛苦,很多人不相信心理咨询师能够帮助到自己,很多人觉得看心理医生不光彩,很多人怕自己的隐私被暴露,还有更多的人承担不起高额的服务费用。作为心理服务工作者,这些都是我们未来要探讨的课题。

心理咨询师:郑玉琴
2019年7月于北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