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玉琴心理咨询网

燕郊人自己的心理咨询师郑玉琴

资深心理咨询师郑玉琴,从事专业的心理服务20年,接待来访者8000多人次,2014年5月从北京来到燕郊,成为燕郊居民自己的心理医生。

       郑老师在北京工作期间,只能在周末回到燕郊,为燕郊人提供的心理服务极其有限。很多需要心理咨询的燕郊人只能去北京做心理咨询。这样,不仅不方便,而且北京心理咨询收费都比较高,专家级心理咨询师一个小时的咨询费用都在千元左右。这对于经济状况并不太好的燕郊居民,实在是难以承担。

大城市的心理咨询费用为什么居高不下

从业者1:我是心理咨询公司的负责人,心理咨询收费确实很高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这些钱的开销主要有以下几部分:一是房租费,一个心理服务机构房租费一年至少十几万,有的高达上百万;二是广告费,心理服务网站维护、更新,网上来访者的预约、回复都需要大量的人力、财力,我们每天的广告费都要2000多;三是员工工资,一个心理服务团队不仅仅是几个心理咨询师,还是大量的工作人员,每个月的工资开销压力也很大;这些钱从哪里来?只能从来访者的资费中来。

从业者2: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,跟一家心理机构签约,别人以为我很赚钱,其实不然,机构每小时收费再高,我也就得30%的咨询费,咨询机构心理咨询师很多,一天可以安排一次咨询就不错了,有时候几天才有一个来访者。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导致心理咨询事业发展也是举步维艰。

从业者3: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,本来想自己开工作室,用成本小,收费低帮助来访者,可是很多人觉得还是大型机构的心理咨询师水平高。哪里不仅有大量的心理咨询师可以选择,而且有装修标准的接待室、谈话室。所以,我还是选择去大型心理咨询机构工作。 

郑老师为什么来到燕郊?

来访者1:我是一个在燕郊就读的大学生,现在非常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,我在网上查到了北京几家有名气的心理咨询机构,一小时收费一般都在500元以上,还有的上千元、甚至更高。我实在承担不起,郑老师,您可以帮帮我吗?

来访者2:我是一个30岁的年轻人,家住燕郊,自己创业失败,女朋友也离我而去,我连死的心都有了。但是,我知道我不能死,因为我的父母还需要我,我的亲朋好友还爱着我,我不知道怎么办,我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,我需要心理帮助,可是我付不起那么高的费用,郑老师,您可以优惠一点吗?如果有一天,我走出了困境,我愿意加倍付费给您!

来访者3:我们夫妻从外地到燕郊来打工,也把孩子带到来上学。为了养家糊口,我除了正常上班,晚上还在外面做兼职,我老婆晚上还在出租屋做一些零工。尽管这样,我们的收入也只能维持正常的开销。不幸的是孩子上了中学以后出现了心理问题。她的成绩一直不错,可是每次大型考试,她前几天就开始紧张、睡不着。现在成绩越来越差,她自己非常痛苦,我们做家长的也很着急,老师建议孩子去看心理医生,我们联系了几个北京心理咨询公司,价格都太高了。我们想到孩子这样下去也不行,鼓起勇气看了一次心理医生,每小时580元,我们两个小时花了1160元,孩子觉得有收获。医生说孩子得了考试焦虑症,建议做10个小时的心理咨询,优惠以后还需要缴费5300元。我们觉得压力好大呀!郑老师,您如果可以拉我孩子一把,我们全家人一辈子都会感谢您的!

郑玉琴心灵家园,没有豪华的装修,没有庞大的队伍、没有绚丽的广告;只有从事了20年心理服务的心理咨询师,只有面积不大的工作室,只有让老百姓也看得起心理医生的服务理念!

如果你确实需要心理服务而又难以承担高额的资费,请来到“郑玉琴心灵家园”!郑老师将用自己的真诚、智慧、专业技能帮助你战胜心理困扰!